欧美一级aaa高清免费_大肥婆欧美特黄一级aa_91深夜福利在线观看_欧美大尺度又粗又长真做禁片
      <nav id="zkozk"><optgroup id="zkozk"></optgroup></nav>
        <wbr id="zkozk"><source id="zkozk"></source></wbr>
        <dd id="zkozk"></dd>

        <dd id="zkozk"></dd>
        媒體報道
        溫暖、浪漫、動情的藝術“攀登”——觀兒童劇《那山有片粉色的云》
        發布者:藝術基金管理員發表時間:2019-06-05
        字體大小:
        保護視力色:

        編者按:兒童劇《那山有片粉色的云》為國家藝術基金2019年度大型舞臺劇和作品創作資助項目,由中國福利會兒童藝術劇院出品。該劇圍繞大山里的彝族少年阿魯和來自上海的高中生趙綰兒的故事,聚焦留守兒童與城市孩子的心靈碰撞,展現了山區少年與都市少年從陌生隔閡到理解親近、最終互助互愛的成長歷程。該劇作為第十二屆中國藝術節參演劇目于5月19日在上海馬蘭花劇場上演,觀眾反響熱烈。



        作為中國城市化進程中城鄉發展不平衡的一個縮影,留守兒童的生存境況、身心成長等日益成為全社會關注的話題。近年來,以留守兒童為題材的文藝作品屢見不鮮,在兒童劇中涌現出了《留守小孩》《大山里的紅燈籠》等優秀作品。雖然創作的視角迥異,但這些作品無一例外都以愛的表達,呼吁全社會對留守兒童問題的關注。



        繼《藍蝴蝶》之后,劇作家歐陽逸冰帶著他的思考和關切深入貴州大山深處,他把走訪中接觸到的一個個真實的留守家庭、采集到的一個個沾著田間鄉野氣息的故事,記錄、吸收、融入作品中,懷揣著對大山中留守兒童無私的愛與沉甸甸的責任,創作完成了兒童劇《那山有片粉色的云》。作為第十二屆中國藝術節期間上演的唯一一部現實題材兒童劇劇目,這部由中國福利會兒童藝術劇院演出、蔡金萍擔任總導演的作品,用大山深處那片“粉色的云”和那些“純真可愛的靈魂”,深深打動了城市里的小觀眾,也以真誠、浪漫、溫暖的藝術表達完成了同類題材創作上的三個“攀登”。

        第一個“攀登”來自創作者敘事視角的平移,即擺脫了過去單一的以留守兒童或城市少年的視角講述故事的方式,而是以一種平等的視角展現了兒童與社會之間的關系。

        劇中,以阿魯為代表的貴州大山深處的留守兒童與來自上海的趙綰兒從相遇到相知、從陌生到熟悉的過程,是通過互相的觀察、試探乃至一系列考驗完成的。對于彼此而言,對方都是彼此內心世界的闖入者,城市孩子沒有居高臨下的傲慢姿態,留守兒童也沒有自卑自閉,該劇為鄉村與城市孩子之間搭建了平等對話的平臺。孩子之間的交流,需要創作者蹲下來,真正用孩子的眼光發現世界、感知世界。伴隨劇情的發展,城市里的兒童觀眾不僅牽掛著劇中人的命運,而且在平等對話的環境氛圍下,開始對他們生活的世界有了更多認識,那就是這個世界不但有上海、北京這樣的大城市,更有遙遠而神秘的貴州大山深處,那里盡管貧瘠和封閉,但是生活著一群跟他們一樣純真、質樸的同齡人,只是大山里的留守兒童更加渴望父母的陪伴與愛。該劇沒有將留守兒童的問題復雜化,也沒有回避留守兒童缺少陪伴與愛等現實問題,而是通過對陪伴關系的強化,將不同生活空間下孩子的命運聯系在一起,讓城市里的兒童觀眾對自己與他人、自己與社會的關系多了一些認知,更加尊重、珍愛身邊的每一個人。

        第二個“攀登”體現在人物內心世界的揭示上,即向著孩子心靈世界的豐富性開拓。

        與之前的同類題材作品相較,《那山有片粉色的云》少了一些悲情、多了一些溫暖,少了一些單調、多了一些色彩,而這些新增的內容,都體現了創作者向著孩子心靈世界的建設和完善不斷攀登的努力。劇作用溫暖、樂觀、幽默的筆觸呈現了留守兒童在苦澀與貧瘠、孤獨與封閉、失落與迷茫中的堅韌、善良、勇敢。他們的生存環境是那樣艱苦,但是他們的心靈并沒有完全閉塞,也沒有失去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依舊保持著一顆向真向善的、豐富細膩的心:他們渴望得到大人的保護,但是當父母真正回來的時候,他們又有情感上的抵觸和內心的糾結,因為見到了父母,就意味著新的別離即將到來,這是對父母離家在外、常年不回的無聲的抱怨;他們心甘情愿為阿魯哥哥保守秘密,愿意聽從阿魯哥哥的召喚,這是因為阿魯能夠給他們帶來兄長般的保護和關懷;他們還有對外面未知世界強烈的好奇心、求知欲,比如招弟對趙綰兒的橡皮劃艇感興趣,也想坐在上面體驗一下;阿魯對趙綰兒提到的射電天文望遠鏡產生了興趣,因為能夠看到“很遠很遠的星星”等;當然,他們內心還有孩子的單純,做事不考慮后果、容易輕信他人等。該劇把這些屬于孩子的豐富特點賦予人物,從他們內心世界的細微處、敏感處,體味愛的價值和被愛的感動,進而帶動更多人關注留守兒童心靈世界的建設。

        第三個“攀登”體現在留守兒童形象的塑造上,即從民族的、文化的多維視角提煉藝術形象。

        劇中的阿魯是現實中龐大留守兒童的綜合體,同時,又是具有鮮明個性和文學性的形象。阿魯有著苦難的身世,爸爸早逝、媽媽離家、姐姐走丟、爺爺去世,但親情的缺失和生活的艱難并沒有讓這個形象坍塌下去,他沒有向生活低頭,而是成了有責任、有擔當、有正義感的“孩子王”,并且有了為家族扛起生活重擔的決心。為什么一個十二三歲的男孩子會有這樣的行為表現和性格特征?是彝族和家族的血脈傳統滋養了他。阿魯從小由爺爺帶大,爺爺告訴他許多彝族的諺語、民謠,如“富人有壯牛、窮人有壯志”“蝌蚪再窮,也不會一輩子泡在水里頭”等,潛移默化地影響了阿魯幼小的心靈,無形中構筑起阿魯健康的人格和理想。此外,彝族傳說中射日射月的小英雄輸友搭透、爺爺留給他的刻有天象記錄的犀牛角等等,這些帶有民族精神傳承意味的人和物,也在通過榜樣和傳統的力量澆筑著阿魯的性格??梢哉f,阿魯是一個從現實走向文學性的人物形象,而提升人物文學性的動力恰恰源自創作者向著民族、文化深層角度去塑造人物的嘗試。劇中,阿魯心中的輸友搭透,也是日思夜想的索瑪姐姐的化身,文化的傳承、性格的養成與親情的召喚在這個人物身上巧妙地融合在了一起,也正是由于獨特的民族文化的注入,把人們對阿魯的關注、對留守兒童的關注延伸至更為深層的歷史、文化反思層面。

        “粉色的云”是歐陽逸冰為當代兒童觀眾創造的一個詩意的文學意象,也是二度創作舞臺上,導演、舞美等創作者精心營造、努力追求的詩意的舞臺意境。整個舞臺空間簡約而明朗,沒有刻意展現大山深處的貧困,也沒有突出環境的險惡,留給了兒童觀眾以溫暖和想象的空間。在暖暖的色調和燈光下,一株開滿粉色小花的樹、簡單線條和平面構成的山巒與溶洞,減法式的精致、清澈中,既透露著童趣的光彩與浪漫的蘊藉,也映襯著劇中留守兒童那“純真可愛的靈魂”,體現著劇作真實、動人的情感歸宿。


        (本文刊于《中國文化報》2019年5月29日第7版,作者徐?。?/p>

          <nav id="zkozk"><optgroup id="zkozk"></optgroup></nav>
            <wbr id="zkozk"><source id="zkozk"></source></wbr>
            <dd id="zkozk"></dd>

            <dd id="zkozk"></dd>